論壇   社會縱橫   宜賓4歲男童失蹤死亡:“吞人”樁孔就在眼皮底下,竟然10天才發現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查看: 10585|回復: 0

宜賓4歲男童失蹤死亡:“吞人”樁孔就在眼皮底下,竟然10天才發現

[復制鏈接]
樓主

2萬

主題

2萬

帖子

7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72654

熱心會員推廣達人宣傳達人灌水之王突出貢獻優秀版主榮譽管理論壇元老最佳新人

QQ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20-1-15 10:48:3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正序瀏覽 |閱讀模式
黃先生只是拿出手機,低頭給朋友回了幾條微信。沒想到,這個平常的舉動,后來竟讓他和4歲兒子從此陰陽相隔。

2019年12月30日下午,四川宜賓長寧縣硐底鎮三合村4歲男童銘銘(化名)跟著爸爸黃先生到硐底九祥飯店吃喜酒。剛到飯店不久,黃先生低頭回了幾條微信,抬頭一看,發現兒子銘銘不見了。此后,家人、警方找遍方圓五公里的地方,數天一無所獲。

直到銘銘失蹤的第10天,即2020年1月9日下午,在底洞鎮中學施工的工人,意外在隔壁工地的建筑樁孔中發現一具幼兒尸體,經警方打撈、家屬辨認確系失蹤的銘銘。發現尸體的工地,距離九祥飯店不足300米,離派出所也僅百米左右,距離尋人隊伍反復往返尋找的S309省道不足30米。

就這樣,失蹤的銘銘就在尋人隊伍“眼皮底下”的工地上,被困10天。為什么“近在眼前”,孩子卻沒有被發現呢?在他失蹤的最后10天里,究竟發生了什么?家長稱,一切源于多個“巧合”,或者說是疏忽……


涉事樁孔


『失蹤』

父親低頭回微信 幾分鐘后孩子不見了

今年4歲的銘銘平時由爺爺帶著,因為父母離婚,爸爸外出打工,所以平時他最親近的人就是爺爺。

快過年了,銘銘盼到了爸爸回家。事發當日下午,爸爸黃先生帶著銘銘到位于省道309線路邊的九祥飯店吃喜酒。

據九祥飯店的老板回憶,當天下午四點多,父子倆剛到飯店不久,孩子就脫離了家長視線而失蹤。當天下午,前來吃酒的很多親友也幫忙尋找。

他的父親黃先生至今懊惱不已,“朋友問我好久回廣東,我就回了幾條微信,幾分鐘而已!本褪沁@短短幾分鐘,銘銘不知所蹤,黃先生馬上尋找,然后是更多的人加入尋找孩子。

眾人遍尋無果后,家長報警,硐底派出所民警和當地村社干部也加入尋找的隊伍!懊窬阉髁朔綀A五公里的地方,一無所獲,然后我們在公路沿線、珙縣縣城都貼了尋人啟示!秉S先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尋人』

附近遍布建筑工地 但誰也沒想到去找

在從九祥飯店到硐底派出所之間300余米的省道一側,分布著大大小小四個建筑工地。除了中國某大型建筑集團公司負責承建的硐底中學工地完全封閉、大門常鎖,人員進出皆需登記外,其他工地不是敞開,就是半封閉狀態。

2020年1月14日,紅星新聞記者實地探訪了事發地,發現在短短的300米道路沿線,只有事發工地對面有個監控探頭。但是,由于探頭朝向與九祥飯店方向相反,并沒有拍到銘銘的影像。

事發工地正對面的翡翠路(翡翠社區)村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當天下午、晚上,翡翠社區的很多居民自發幫忙尋找,孩子爺爺老黃連續多日晝夜在事發工地外面的省道沿線搜索,但是誰也沒想到進工地找。

『探訪』

“吞人”的樁孔 被巨大土堆遮擋

“工地上有個土堆,也有些圍欄,我們根本不知道里面有孔樁。如果知道有,肯定會去找!贝_認孩子死亡后,黃先生如此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不僅孩子父親不知道巨大的土堆后面有孔樁,連正對面不足50米的翡翠社區47號、49號的居民們,也不知道有孔樁!笆潞缶椒怄i了現場,我們看不到;事后增加了圍欄,我們也沒去看,聽說在最墻角!币晃簧鐓^居民說,這個說法也得到了多位居民的印證。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事發工地沒有人員留守,也沒有明文標示,以及最近施工的跡象。與之緊緊相連的另一在建工地人員稱,兩個工地雖然“生在一起”,但是兩個工地并非同一主人所有。


涉事樁孔


多位村民向紅星新聞記者證實,事發工地和旁邊的在建工地都是當地村民的民房自建工地,不屬于機關事業單位或企業所有。紅星新聞記者進入工地實測發現,“吞噬”銘銘的樁孔直徑80厘米,水深126厘米,樁孔總深超過300厘米。

吞人樁孔位于工地圍欄夾角位置,緊靠硐底中學工地,距離中學工地門崗也不遠,但是兩者被圍欄隔開,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見。

除了高高的圍欄遮擋后方和側面(以省道為參照物),樁孔面前是個巨大的土堆,也完全擋住了從省道掃向樁孔的視線。通過高空航拍,記者發現,該工地一排共三個樁孔,均非常隱蔽。

『說法』

附近多位村民稱 未看到孩子進工地

有硐底中學工地的知情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1月9日下午,中學工地有焊工在二層平臺作業時聞到了強烈的臭味,多方尋找發現臭味來自腳下的相鄰工地,細看發現水面似乎泡著個孩子,于是迅速報警。

在事發工地,紅星新聞記者發現警方遺留下的警戒線和橡膠手套、口罩等物。原本由挖機堆砌的不規則土堆上,已經被人踩出道路。銘銘的父親黃先生此前告訴記者,工地負責人已經對家屬進行了經濟補償。

“下午四點多,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我是沒看見娃娃,看見了肯定要招呼到一邊!奔t星新聞記者走訪附近多位村民,均表示沒有看到娃娃進入工地。由于沒有目擊者,也沒有監控視頻,因此銘銘究竟如何進入工地,又如何墜入三米多深的樁孔,已經不得而知。

1月14日下午,紅星新聞在硐底中學、民房工地采訪多位工人,巧合的是幾乎所有受訪工人都說自己剛來工地上班,沒有聽說有孩子意外死在工地一事。連硐底中學工地的門崗值班人員,也自稱是昨天才來上班的,不清楚此前的情況。


涉事樁孔


父親低頭回微信的“致命幾分鐘”,沿途監控攝像頭的缺乏,尋人隊伍對“眼皮底下”的工地不了解和“忽略”,附近村民都沒有看見孩子進工地……一個又一個疏忽和巧合,最終,4歲的銘銘就在距離父親僅僅300米左右、人來人往的的工地附近墜入樁孔深井,直到遺體發出異味,才被人們發現……
返回社會縱橫
發新帖 回復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


山东福彩23选5开奖直播 龙王炮捕鱼技巧 2019年彩霸王一波中特 新欢乐真人麻将 股票下跌换手率低 车联网是什么怎么赚 模拟炒股软件 体彩十一运夺金规则 上海天天彩选4中奖规则 捕鱼大亨游戏在线玩 一木棋牌最新版下载